加入收藏
首页 媒体聚焦 部门动态 乡镇传真 专题报道 人文历史 美丽河津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历史 >
一个河津人潜心研究《诗经》发现的秘密
责任编辑:王 静      点击:     2017-10-31 16:22       来源:河津市新闻中心

一无所有地爱着你,是我全部的忠诚

 

张娟玲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秦风·无衣》

 

谁说我们没有战衣?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磨刀擦枪,挥戈舞戟,我要与你一起卷尘挟风,共赴沙场,破敌雪耻。

这是两千多年前,秦哀公唱给亡国大夫申包胥的歌。

后人说它:“开口便有吞吐六国之气”,又说它:“英壮迈往,非唐人出塞诸诗所及”。南宋朱熹在《诗集传》里也评论说:“秦人之俗,大抵尚气概、先勇力,忘生轻死,故其见于诗如此。……悍然有招八州而朝同列之气矣!”

豪迈英武,意气风发,的确是秦地之俗秦人之风,但令秦哀公唱响这首《无衣》的,却是中国历史上最绝望的一场恸哭。

 


 

前506年,吴破楚都郢,楚昭王奔随。《左传》里的这一记载,引领着楚国大夫申包胥一瘸一拐地走向秦国,也走进我们的视野。

孑然一身去国离家,胼手砥足在硝烟战火中向死求生,他已一无所有,如两手空空的乞丐。只不过他乞求的,不是一己的温饱或荣华,而是秦王肯出兵去救他的国。

秦哀公待之以国礼,说出师是大事,要与大臣慎重商议,让人安排他去客馆休息。

来之前,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申包胥完全理解秦王的举棋不定。但吴军的烧杀抢掠,楚王的仓皇奔逃,百姓的生灵涂炭,压迫着他,压榨着他,使他不能不知其不可为而强为之。他清楚,只有秦晋两国有实力击败吴国,而晋与楚长期争霸,吴国就是晋精心扶植起来削弱楚国的,所以唯一的希望在秦国。秦与楚世代通婚,现今逃亡在外的楚昭王即是秦国公主所生,且两国的战略目标都是逐鹿中原,彼此之间并没什么大的冲突,大约会伸以援手吧。

可如今,在堂皇盛美的秦庭,秦王委婉的推脱和回避,让他潜藏的恐惧成为切实的绝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来了,他终于溃不成军,只剩一哭。

哭,是对自己有心无力的愧疚,是与祖国决绝悲壮的告别。哦,告别。他的楚国,曾经问鼎中原敢与晋争霸的楚国,真的跟他一样走投无路了吗?

一天,两天,三天,整整七天。他不眠不食,昼吟宵哭,哭得面若死灰,涕液交集。

 

 

此时的楚国,国君出逃,百姓流亡,

亲率吴国虎狼之师长驱直入的伍子胥,时隔十八年再次踏上故土,已从风声鹤唳的逃犯变为生杀予夺的主宰。

从父兄含冤惨死的那一刻起,他奔逃、隐忍、发奋、等待,不就是为了雪恨平冤的这一天吗?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他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快意和舒畅,反而有无尽的空虚、疲倦和迷惘。

申包胥的来信还展开在桌上。也许,那连阴雨一般粘稠湿重的如鲠在喉,就是因为这封信吧。十八年前,在逃亡途中与申包胥的狭路相逢,不仅记忆犹新,也是他无数次矛盾痛苦时的疗愈和安慰。

那是在莽苍的古原,衰草连天,残阳如血。他与奉命缉拿他的申包胥,执剑相向,一言不发。一片死寂中,唯有微风掠过耳际。本是同朝为官惺惺相惜的朋友,这样的时刻,能说什么呢?说什么似乎都不合适。两个人彼此凝视良久,最后,还是申包胥长叹一声,收回手中的剑:“你走吧。”

他稍作迟疑,匆匆而过,没走出几步,却又回过头来,望着申包胥的眼睛:“总有一天,我会覆灭楚国。”他不能不声不响地走,这是他对朋友的交代,磊落,坦诚,承受一切,承当一切。

申包胥没有看他,只缓缓地说:“子能亡之,吾能存之,子能危之,吾能安之。”

各有各的执拗、坚决和悲怆,却也有彼此的理解、默契和同情。

今天不一样。申包胥的这一封信,字里行间充溢着愤怒、责备、痛心,处处闪烁着比当初那一柄剑更凛冽的寒光:“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於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

是啊,仇一人而戕一国,也许是过分了,但离弦的箭,谁能收回?我背负的仇恨太久太沉,而日莫途远,我不能不倒行逆施。

 

 

有些仇恨,可以随着时间慢慢消解,有些,却会成为种子,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伍子胥的父亲伍奢曾贵为楚国太子太傅,也就是太子建的老师。他的死,源于那一场本应举国欢庆的婚娶。

为亲秦以对抗晋吴联盟,楚平王为太子建选定了秦国的一位公主做夫人,命太子少傅费无忌到秦国去迎亲。因不受太子重用暗自衔恨的费无忌见到秦女后,原本门当户对的皆大欢喜,就开始走向一个令人瞠目的结局:因秦女貌美,平王自娶为夫人。新娶的夫人生下一个儿子后,楚平王又有了废长立幼的打算。

这就引起群臣的不满,当然包括太子的老师伍奢。为剪除心腹之患,费无忌诬告太子建与伍奢密谋叛乱。太子闻讯逃亡,伍奢被关押,以诱捕他贤名在外的两个儿子伍尚和伍子胥。

不去,父亲必死,去,父亲也死。斟酌良久,哥哥伍尚说:“父亲召我,我不能不去。若能一见父亲死前的面,虽死亦何辞。”伍子胥却说:“如果跟父亲一起被害,何异蝼蚁。”他要“弃小义,雪大耻。”于是,兄弟二人,一个赶回京城去寻死,一个亡命出逃去求生。

伍奢得知后只说了一句话:“楚之君臣,且苦兵矣。”知子莫若父。他为儿子的才干和志向自豪,也对楚国的未来忧心如焚。但楚平王听不懂也不屑听,“处死”令下,终结了伍奢的忧心,也终结了伍子胥回头的路。

背负着父兄的血海深仇,伍子胥孤身逃亡,天涯飘零。期间的危难艰辛,千百年来通过各种史册戏剧广为流传,最终,他在吴国找到了同盟,那就是吴国公子光。他为公子光推荐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刺客专诸和要离,并隐居七年,耐心等待吴王僚和儿子庆忌分别被刺杀,公子光成为吴王阖闾,坐稳江山,他成为行人,与谋国政。

这是吴国兴盛的起点,也是楚国噩梦的开始。

伍子胥殚精竭虑十八年,对内,辅佐吴王修法制任贤能,奖农商实仓廪,治城郭设守备。对外,将军队一分为三,对楚国轮番攻击,使楚军南北征战,疲于奔命。最终大败楚军,复仇雪恨。

 

 

秦国君臣没有想到,申包胥会哭得如此无休无止。到了第七天,秦哀公终于听不下去了:“楚虽无道,有臣若是,可无存乎?”于是,“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吴王撤军,楚国复兴。

“亡之存之,危之安之”,伍子胥完成了前半段,申包胥就要接着完成后半段。他们相生相克,信守着各自的誓言,不放弃不妥协,认准了一条路就要走到黑。出逃,求助,借兵,回师,沿着相反的方向,他们走出了几乎相同的轨迹。不同的只是,国之存亡在须臾之间,申包胥不能像伍子胥那样,隐忍,从容,通文韬取武略,成就波澜壮阔的人生,名震天下。申包胥是安静内敛的,当伍子胥睚眦必报拔剑而起的时候,他只有泣血椎心不竭不休的哀求。心怀凛然不可犯的底线,却肯放下一切,将仅有的此身此心全部扑上去,与命运做最后的肉搏,是他卑微而豪奢的忠诚和爱恋。

当吴国撤军,阖闾死,伍子胥继事吴王夫差的时候,以一己之力复国的申包胥却因“逃楚赏”而不知所终。伍子胥最终被夫差赐属镂剑自杀。自杀前,有人劝他:“自杀何益?何如亡乎?”

“何如亡乎?”那一刻,伍子胥想起,他也曾用这样的话劝过哥哥,他更是靠这句话支撑,逃了一辈子,也追了一辈子,可现在,烈烈子胥,隆隆之吴,都变得烟一般缥缈。“亡臣安往?”他能逃向哪里呢?他突然有些怀念与申包胥分别的场景,那时他虽然刚刚遭逢家破人亡,却有着明确的目标和万死不辞的坚定,还有朋友、理解和同情,让他在亡命之余感到生命的温情。现在,他却只感到空虚的寒冷。

伍子胥累了倦了,没有心力再去当一次逃犯从头再来,但到底意难平。他说,"抉我眼悬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约十年后,吴国为越所灭。在此之前,申包胥的身影在楚国历史上再次一闪而过,那是为了出使越国,教勾践“智、仁、勇”三策以灭吴。

春秋二胥,一个因仇恨,一个因挚爱,双双留名青史。而今,故事的帷幕早已落下,谁也不知道,在生命的最后,这对曾经的至交好友,会不会在心里,为他们共同的楚国,唱一首“岂曰无衣”的秦风。

  相关链接
河津:对接“一带一路” 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 2018-03-29 )
在建设大运城中书写河津文章 ( 2018-03-29 )
河津:患者感激送锦旗 慈善活动暖人心 ( 2018-03-29 )
河津市民政局开展清明节祭扫烈士陵园活动 ( 2018-03-29 )
河津市阳村至城区道路工程加紧土方施工 ( 2018-03-29 )
河津市启动矿山企业专项整治 ( 2018-03-29 )
  图 片 新 闻
  本 网 推 荐
河津:对接“一带一路” 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河津:患者感激送锦旗 慈善活动暖人心
河津市民政局开展清明节祭扫烈士陵园活动
河津市阳村至城区道路工程加紧土方施工
河津市启动矿山企业专项整治
河津市在太原召开在外务工青年座谈会
河津市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
河津:地膜覆盖助力农民发药“财”
  本 网 最 新
河津:对接“一带一路” 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在建设大运城中书写河津文章
河津:患者感激送锦旗 慈善活动暖人心
河津市民政局开展清明节祭扫烈士陵园活动
河津市阳村至城区道路工程加紧土方施工
河津市启动矿山企业专项整治
河津市在太原召开在外务工青年座谈会
河津市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
本网站由河津发布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5004374号
主办单位:河津市新闻中心 地址: 河津市泰兴东路1号市委大楼 联系电话:0359-506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