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首页 媒体聚焦 部门动态 乡镇传真 专题报道 人文历史 美丽河津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历史 >
中国瓷器史,怎样在河津固镇改写?
责任编辑:王 静      点击:     2017-04-18 15:51       来源:河津市新闻中心
 陈永年




 
 
    河津市固镇村常住居民约有万人,但这次它的出名和人口无关。
    在该村出土的宋金瓷窑址,日前被评为“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专家直称此次发现改写了中国瓷器史。
    这个重大考古发现的现场在哪里,为啥在要固镇找瓷窑,瓷窑里“挖”出了啥宝贝,凭什么说是改写了瓷器史,评选结果揭晓后当地又有何反响……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4月14日来到固镇村宋金瓷窑址发掘地,实地查看,多方探访,寻找问题的答案。
 
为啥在要固镇找瓷窑
 
    固镇瓷窑址的重见天日避不开一个人——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考古项目负责人,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王晓毅。
    王晓毅在永济蒲州故城考古时,发现了一批细白瓷,胎细釉白,通常这类瓷器会被认为是河北定窑生产,但他们通过实地考察,发现蒲州出土的这批东西与定窑白瓷有很大区别。更重要的是,依照当时的交通条件,瓷器从河北运到永济难度非常大。
    这时,河津市文物普查中,也发现了瓷窑的痕迹。再参考一些专家对于河津有瓷窑的推测,考古专家们将目光聚集到了河津。
    经过区域性系统调查,摸清了北午芹、古垛、固镇和老窑头四处瓷窑址的分布范围及保存现状。这些瓷窑址中,有的目前处于居民区,甚至在民居之下,有的在耕地里,发掘难度比较大。而固镇这个点,窑址位于村边荒地,涉及的赔偿很少,甚至村干部们也只开出了“用工的话我们村民优先”的条件。更关键的是,根据初查,固镇这个点保存相对较好、堆积相对密集。
    就这样,考古挖掘先在固镇点开始了。结果比想象的要顺利得多,瓷片,瓷窑,火炉,作坊……一系列的发现,让考古专家们目瞪口呆。
    “太幸运了,真是一击命中啊!”从头至尾参与考古发掘工作的河津市文物局办公室负责人袁国华感慨。
 
中国瓷器的历史真的在固镇改变了!
 
瓷窑里“挖”出了啥宝贝
 
    固镇瓷窑址共发掘1039平方米,清理制瓷作坊4处、瓷窑炉4座、墓葬1座、水井1处、灰坑35个,出土数以万计的瓷片、窑具,时代为宋金时期,以金代遗存为主。这里共出土瓷片、窑具标本达6吨多,其中完整及可复原瓷器就有1326件,瓷器品类有粗白瓷、细白瓷、黑酱釉瓷及三彩瓷,器形有碗、盘、碟、罐、枕、盆、瓶、盒、器盖等。
    比具体的瓷盘瓷碗更有价值的是制瓷产业链的确定。
    这次在固镇完整地发现了窑、炉、作坊,全面呈现了制瓷产业链,这在全国其他地方是没有的。从窑炉遗迹可以得到烧制方法,从作坊内出土的工具可以看出制作工艺,出土的大量瓷片又显示了完全可以与五大官窑媲美的制作水准……
    这次考古发掘,不仅填补了山西没有制瓷遗迹的空白,更改写中国古代陶瓷的发展史。
    固镇的发掘,顺带还让瓷器界的一桩公案有了定论。
    在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在日本静嘉堂文库,在故宫博物院,都藏有六角形的剔花填黑彩的瓷枕。这些国宝级的文物,肯定出自中国,但具体出自中国哪里,几十年来一直迷雾重重。此次,在固镇瓷窑址发现了类似的瓷枕残片,使得答案水落石出:它们,再加上被其他收藏机构珍藏的近二百件同类瓷枕,准确的产地就在河津。
 
捡黑瓷太容易 遇白瓷需运气
 
    固镇村北,一条公路直通众人熟知的王家岭煤矿。在距离一座小桥不到10米的土台上,就是一处考古发掘点。
    在这里,考古人员发现了完整的瓷窑址,里面窑、炉、作坊一应俱全,而且其一一对应式的小作坊生产方式,在其他地方还没有发现。如今,窑址已被保护性填埋,因为填埋的地方有些沉降,从一周的裂缝可以看出窑址的大小和方位。填埋时,工作人员首先用编织袋装土填埋,到了地面再用土封盖,从地面上,还可以看出一些编织袋露在外面。
    仔细寻找,在地面上还可以找到一些比铜钱大不了多少的白瓷片。“当时的细白瓷还是奢侈品,用现在的话讲,这个窑是生产高档瓷器的,一般老百姓用不起。”河津市文物局局长张金龙说。
    给普通百姓生产粗黑瓷的瓷窑位于固镇村西南,土台下面就是宽阔的遮马峪流域。
    土台边缘,被挖了一片深两三米、面积七八百平方米的工作面。在这里,记者没有发现白瓷片,但粗而厚的黑瓷片倒是随处可见。几分钟工夫,记者便捡了好几片黑瓷和一个完整的碗底,甚至还幸运地将几片瓷片拼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碗底。
    考古人员测定的固镇、北午芹、古垛和老窑头瓷窑址,无一例外都位于遮马峪附近。遮马峪为瓷器水运提供了条件,而老窑头的高岭土正是烧制瓷器必不可少的原料。
 
保护开发已经开始谋划
 
    “远看是个挖土的,近看是个考古的。”这是固镇村民邵俊芳对考古人员的印象。发掘时,考古人员在她家住了四五个月的时间。
    她家是个小二楼,一家人平常居住的一楼已经装潢,但二楼还是水泥墙面,连电都没有接。考古人员入住后,从一楼引了一根电线。后来,人员和器物越来越多,邵俊芳一家搬到了偏房,正房的一楼也让给了考古队。
    邵俊芳说:“他们比农民还像农民,每天回来身上全是土,院子一天都得拖两回。过几天他们就用三轮车往家里拉东西,全是装满瓷片的袋子,门厅下,房檐下,院子里,全是,最多的时候院子挤得只容一个人通过。”
    看着省里来的专家们一个个对这从土里刨出来的瓷片视若珍宝、两眼放光,她的心里充满了自豪感:“以前光知道我们河津烧琉璃,从没想过我们村还有这样的宝贝!”
    但像邵俊芳这样了解内情的人毕竟很少,在正式结果揭晓之前,此次发掘影响尚局限在学术界。
    低调的理由很充足,河津市文物局局长张金龙说:“当时没把握啊,刚开始担心挖不出东西,等挖出东西了又怕让人知道了发掘工作受到干扰,就一直没大张旗鼓地说这事。”
    如今,“十大考古发现”的结果,在河津产生了不小的震动。
    一直以来,贵为全国百强县的河津市讲究工业立市,没有什么像样的文化旅游项目。固镇瓷窑址的出土,让当地政府部门看到了在新形势下利用文化产业实施突围的曙光。
    在瓷窑址位置建立博物馆?恢复瓷窑对外开放?带动其他相关产业?……种种大胆的设想河津市已经开始论证。在他们心中,固镇瓷窑址不仅是河津最新、最引人注目的文化产业突破口,他们更希望能凭借这个新发现,在运城这个文物大市里增加自己的分量,为运城文化旅游的大合唱提供新的河津声部。
    据河津市委宣传部部长李雯介绍,目前河津市正积极与省考古研究所对接,希望在其指导下,能在瓷窑址的宣传、保护和利用方面做点文章。而对于张金龙来讲,因为固镇瓷窑址还没有任何文物保护级别,他们的首要工作是赶快准备相关申报手续,将其纳入文物保护范围。
 
图①窑口遗址;
图②出土烧制时防止瓷器黏连的垫片;
图③随处可见的瓷器碎片,有的甚至可以凑在一起。
 
王阳斌 摄
转载自《运城日报》
 

  相关链接
河津水利局开展“世界水日”“中国水周”宣传 ( 2018-03-22 )
河津市委党史研究室发挥资政育人作用 ( 2018-01-24 )
河津历史名人优秀家规家训初稿完成 ( 2017-12-22 )
河津龙门村上了2017中国名村影响力排行榜 ( 2017-12-01 )
闫恩元:用激情点亮群众文化生活 ( 2017-11-29 )
河津组团参加第十九届高交会 ( 2017-11-21 )
  图 片 新 闻
  本 网 推 荐
河津:对接“一带一路” 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河津:患者感激送锦旗 慈善活动暖人心
河津市民政局开展清明节祭扫烈士陵园活动
河津市阳村至城区道路工程加紧土方施工
河津市启动矿山企业专项整治
河津市在太原召开在外务工青年座谈会
河津市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
河津:地膜覆盖助力农民发药“财”
  本 网 最 新
河津:对接“一带一路” 带动县域经济发展
在建设大运城中书写河津文章
河津:患者感激送锦旗 慈善活动暖人心
河津市民政局开展清明节祭扫烈士陵园活动
河津市阳村至城区道路工程加紧土方施工
河津市启动矿山企业专项整治
河津市在太原召开在外务工青年座谈会
河津市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
本网站由河津发布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5004374号
主办单位:河津市新闻中心 地址: 河津市泰兴东路1号市委大楼 联系电话:0359-5060819